?
四川女子打麻将时猝死家属向老板索赔31万元法院怎么判的?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1-12-19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麻将在我国是一种全民性的娱乐活动,而且还分为很多种玩法,如长沙麻将、广东麻将、四川麻将等等。在我国,无论是男女老少,或多或少都接触过麻将,逢年过节亲朋好友们聚到一起打打麻将也是一种联络感情的方式。

  一些中老年人也喜欢没事去打两圈,甚至还有人说适当打打麻将能预防老年痴呆。可什么事都得有个度,打麻将过了头也不是一件好事,去年年初,四川绵阳就有一女子打麻将把命给“打没了”。

  邓某秀是四川绵阳人,她特别喜欢打麻将,只要有空,她就一定会去附近的麻将馆里打上两圈,曾经还有人笑称:“如果你在邓某秀家没找到她,那她一定在麻将馆。”2020年2月25日,邓某秀干完一天的活,然后就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当地一家名为三星休闲会所的麻将馆。

  当时正值疫情,麻将馆并没有打算营业,但老板平时就住在里面,而且门也虚掩着,于是邓某秀很顺利地就进去了,然后她打电话叫来了平时经常一起打牌的几个“麻友”,然后就热火朝天地打起了麻将。

  因为是常客,老板也并没有拦着她们。平时几人都只会打到晚上八九点,然后就各自散去了,可这天邓某秀兴致出奇地高,快到半夜时都不肯放几人离开,几位牌友也只能“舍命陪君子”,就这样几人一直打到了凌晨1点多。

  这时几人都开始有些犯困,摸牌打牌的力气都小了很多,邓某秀也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,甚至连牌都忘了摸,不一会儿,她就趴在了牌桌上,另外几人以为她困不过睡着了,于是打算先叫醒她,然后几人回去睡觉。

  但几人叫了几声,邓某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,几人意识到有些不对劲,于是推了推邓某秀,但只是轻轻一推,邓某秀就软倒在了地上,只见她双目紧闭,嘴角还有口水流出来,于是几人慌了,连忙叫来麻将馆老板处理。

  老板赶到后一看这副场面,立马打电话给了邓某秀的弟弟邓某龙,邓某龙听老板说姐姐出事了,于是立马赶到了麻将馆。邓某龙查看了一番姐姐的情况后立马将她抱到了最近的诊所,同时让老板拨通了急救电话。

  诊所医生检查了一下后初步诊断为脑溢血发作,建议邓某龙尽快将邓某秀送到大医院去进行抢救,正好这时救护车也到了,邓某龙赶忙将邓某秀抱了上去,但最终邓某秀还是没能抢救过来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这下麻将馆老板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,有人死在了自己的麻将馆里,处理不好的话,这店肯定就黄了,于是他找到其他几个合伙人商量了之后,凑了两万块钱给邓某秀家里人送了过去。但邓某秀家属却不买账,他们觉得邓某秀是死在麻将馆,麻将馆必须对此负责,并向麻将馆索赔31万元。

  于是在办完邓某秀的丧事后,其家属将麻将馆告上了法庭,他们觉得当时正值疫情,麻将馆是禁止营业的,老板私自开门导致邓某秀在其中身亡,需要负责任,而且麻将馆属于服务性场所,应当对进入其中的人尽到安全保障义务。

  根据法律,疫情爆发后,各娱乐场所应当遵从各级党政机关的统一调配,不得私自营业,否则需要负相应的法律责任。因此,如果麻将馆私自营业的情况坐实,老板是需要承担责任的,但当时麻将馆并未正常营业,法院调查清楚后否决了原告的提议。

  而安全保障义务是指经营者在经营场所对消费者、潜在的消费者或者其他进入服务场所的人之人身、财产安全依法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。也就是说消费者进入一些服务场所后,经营者必须保证消费者的人身安全。

  具体的措施可以是提供有安全保障的服务性场所、设置安全提示、出现意外情况后及时拨打急救电话等。邓某秀家属认为,当时麻将馆老板是知道邓某秀患有心脑血管疾病的,他也很清楚患有这方面疾病的人是不能长时间处于亢奋状态的,

  但他却放任邓某秀打牌至凌晨,其间并未有过劝阻,最终导致邓某秀脑溢血发作,而且在发现邓某秀情况不对时,麻将馆老板并未第一时间拨打急救电话,而是等到邓某龙赶到后才在他的要求下拨打,所以麻将馆应当为邓某秀的死承担一部分责任。

  根据《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三条,从事住宿、餐饮、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、法人、其他组织,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伤害,赔偿权利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

  法院研究案情后认同了原告方的说法,三星休闲会所未能对邓某秀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所以法院判决三星休闲会所承担因邓某秀死亡而造成的损失中的20%,共计15万元。

  最后还要告诫大家,小赌怡情,大赌伤身,偶尔打打麻将作为消遣无可厚非,但要是沉迷其中不知回头,那肯定只会害了自己,而且在进行娱乐活动时一定要一切以自己的身体状况出发,毕竟自己的生命健康才是最重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