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中考落幕家长寄语考生:释放压力 放飞梦想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1-11-22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17日,随着中考最后一门科目的结束,这个夏天的中考也落下帷幕。和以往不同的是,这届家长除了关注孩子的学习成绩外,尤为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指数。

  记者见到家有中考生的史女士时,她说孩子的目标是一中,但考试期间不知道是不是压力太大,孩子一直在给父母“打预防针”,让他们做好自己考不上学的准备。

  “他自己也知道不可能考不上,为了不让他有太大压力,这几天考试我都是在工作单位或球馆里陪他度过的。”史女士告诉记者,由于平时孩子的学习几乎都由爸爸辅导,心理上的疏导则由妈妈承担,“更多时候,我只负责说一些‘无论你成绩好坏,妈妈都爱你’的便宜话,但关键节点上,有效沟通绝对不能落下。”夫妻间的默契配合给孩子营造了一个外松内紧的学习环境,慢慢将孩子培养得自觉、自律、积极向上。

  “之前我在家人极力反对的情况下给他买了一部手机,致使孩子的成绩大幅下滑。”几次“交战争吵”后,史女士决定和儿子好好谈谈。“我要认真地、郑重地向你道歉,我不该用‘手机’去交换你完成本就对你好的事情。其次,我要收走手机,如果你不同意,我可能会采取极端方式。到那时,无论是对手机极度依恋的你,还是花钱买手机的我,都是一种惩罚。”史女士说,当时孩子不仅将手机交了出来,之后的时间里表现得也很好,“肯定是我说的话他往心里去了。”史女士说,“一直以来和儿子恰当的交流方式,让他们在孩子整个的叛逆期,还能保持正常的沟通。

  采访中,史女士表示:“我心里还期待他发挥特别好,能上一中北校区,但能考上一中校本部就算完成目标,最不济有个高中上也可以了,在我看来当孩子的学习和快乐以及身体健康排在一起时,学习啥都不算。”

  记者在临沂十中考点外看到霍女士时,她正在向孩子同班同学的陪考家长寻求帮助。“最近孩子一直在问奶奶的病好了没,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灵感应。”霍女士说,他们祖籍在安徽,孩子上初中后才转到临沂,“直到小学,他的生活都是奶奶照顾得比较多,一个月前,老人不幸遭遇车祸,出事后只说了句‘我不行了’就进了ICU,之后就再也没醒过来。”霍女士说,“老人出殡那天,孩子正巧要考信息技术,成绩纳入中考,我们和班主任再三商量之后决定还是不告诉他。”

  “孩子的成绩还算比较稳定,一直在班里前三名,为了让孩子能够安心学习,全家人都瞒着他,只说是奶奶的脑血栓病情比较严重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但现在不认识人,也说不了话,医生说她需要好好休养。”霍女士说,“瞎话编得有鼻子有眼儿,就是为了让孩子安心考试。”

  随着考试科目一项一项结束,霍女士的压力越来越大,“孩子一直说我做饭没有奶奶做的好吃,我们就商量着等他考完试就把老人接过来住两个月,让孩子好好跟奶奶聚聚,谁想到出了这么一件事儿!”说着,霍女士红了眼眶,“这一个月,我常常失眠,老人生前特别疼我和孩子,人没了我是真的想她,可另一方面又不敢让孩子看出来。”霍女士说,“考试结束我们是一定会回老家的,如果到那时再告诉孩子,我真是怕他接受不了。”“今天考完试跟他说?”面对记者的提问,霍女士摇了摇头,“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