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“不管这事儿回学校也不会安心”(组图)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1-11-23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阅读提示丨有时候世界很大,拨人心弦的,是脱壳春蝉、奔流江河、雨后彩虹;有时世界很小,感人肺腑,只需短短几个字:“我要救他”。一个名叫张高峰的小伙,帮助一个身患重病的邻居,书写着一个辛酸、温暖故事。这是怎样的一个人?

  穿着保安制服敬个礼,扮成圣诞老人做出“剪刀手”,敲出一句句激励自己的话语……网络上,他用文字和图片记录着自己的阳光青春。他的老师、朋友、同学,也向我们渐渐描摹出,他的这份勇敢和担当从何而来。

  大一的这个暑假,张高峰没有回家,他去学校附近一家企业当保安了。“虽然一天要站12个小时,但晚上我能回学校住,我很珍惜这份不用掏住宿费的暑期工作。”干满一个月,赚来大二需要的三千多元学费,再也不用像去年那样,为钱发愁了。

  走的时候,他在自己的QQ空间写下:“终于解放了!虽然每天都在忍,累,受气,可真等辞职时,还真有点舍不得!再见了大叔们……”

  去年7月,准大学生张高峰还在为学费发愁,“父亲去世早,妈妈在家务农,家中无存款。”当地媒体的一则报道,让他知道河南省总工会的“金秋助学”可以资助农民工子女。报名、审批、通过,拿到的3000元钱,成为他大学第一年的生活费。

  这一年来的大学生活,满是新鲜,也满是挑战,恰如他那个“栏杆拍遍”的网名。很多人问他,你这名字啥意思?“一句古词,辛弃疾的。”张高峰说,大学期间读到辛弃疾的一句“栏杆拍遍,无人会,登临意”,立刻把网名从“不为繁华易素心”改成了“栏杆拍遍”。

  “这首词叫《水龙吟·登建康赏心亭》,我喜欢辛弃疾的词,豪放大气,气势磅礴,饱含忧心!男儿的抱负和胸襟可以洋溢在字里行间。”张高峰说,生活总是笑与泪并存的,就像央视主持人白岩松的书《痛并快乐着》,“我需要帮助的时候,社会给了我温暖,别人需要我的时候,我也尽个人心意,帮助他们。”

  “毕业一年了,没想到竟然和学生在报纸上重逢了。”昨天下午,还在上课的汝州市第一高级中学班主任苏西宽说。

  电话中,苏老师几次停顿,利用课间空当接电话的他来不及说太多。“这孩子家里困难,所以他知道节俭。在学习方面勤学好问,他经常帮助别人,为人也很谦虚、尊敬老师,有时班里有什么劳动他都会主动积极参与。高一那个暑假他就已经开始外出打工赚学费了。高考后的那个暑假,他又去找了兼职……”

  张高峰很小的时候,爸爸就去世了,姥爷是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赖的肩膀。高考前,姥爷病危,妈妈硬撑着装坚强,张高峰心疼妈妈,因为压力和情绪起伏,高考时差十几分到一本线,本想冲刺名校的他很是惋惜。

  “我对他印象很深,他们班每天早上五点半就会开始早读,在别人哈欠连连、东倒西歪的时候,他却一直在认真读书。”张高峰的高中英语老师张巧琴说,张高峰刚进班的时候,成绩不太好,在班里只能排到几十名。但是这孩子十分勤奋好学,到高考前夕,他的成绩达到了班里的前十名。最让张巧琴印象深刻的是,高一时张高峰的英语作文写得不好。后来,他用一个专门的本子记录书上的例句,久而久之,作文水平有了大幅提升。“这孩子不像别人一样死学,挺用心的。”张巧琴说。

  离学校开学时间越来越近,事情办得并没有自己预期得那么快。不知道老九哥患病前,张高峰做的计划是27号返回衡阳,继续自己的暑假打工生活。记者问他这么奔波累不累,他回答“每天充满动力,压根不觉得累。”

  刚刚采访完张高峰的同班同学蒋有缘,记者得知,今年6月,张高峰查出患有静脉曲张,但到现在都没手术。

  蒋有缘和陈飞是张高峰的好朋友,大一时,一些专业课听不懂,课后张高峰会去土木工程系“蹭课”,蒋有缘和陈飞得知后也跟着一起去蹭课,后来还一起勤工俭学,三人成了好朋友。

  蒋有缘告诉记者,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后,三人约好在衡阳打暑假工,早上一起锻炼身体。有几次他们发现张高峰捂着肚子,疼得没办法运动。扶回寝室躺着,必须抬起双腿才能减轻疼痛。

  两人带张高峰到衡阳市内一家医院做了初步检查,可蒋有缘不放心,托自己的朋友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挂了专家号,带着张高峰又来到长沙检查,检出患有静脉曲张。

  “需要做手术,费用得1万多。”蒋有缘和陈飞都商量好了,暑假打工赚的钱都攒着,帮张高峰凑手术的钱。

  原本定好9月3日一起去卖被子,可张高峰这次得爽约了。“马上就要开学了,可他却不能及时回来。”蒋有缘担心的不是卖不卖被子,他怕耽误了好朋友的手术。

  “我不能不管这事儿,不然我回了学校也不会安心。”张高峰不知道记者知道他的病情,电话里,还一直在讲老九哥,“他得的是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,发病比较快,但不算是白血病中最严重的,如果能够进行骨髓配型移植,还是有很大的治愈希望……”

  “作为学姐,我有时候会很心疼,他很辛苦,但从来不会流露出一丝抱怨。”校学生勤工助学中心负责人陈佩玲说。在面试进入勤工俭学中心时,张高峰说因为要照顾自己的母亲,必须一边学习一边打工。他除了周末发传单、做家教外,还包了学校教学楼的清洁工作,但这些工作并没有影响他的学习。张高峰的英语老师王丹说,大一以来,张高峰经常找她沟通英语,参加英语角,同时自己会主动去找学校的外教老师,跟他们去对话练习口语。

  张高峰的好朋友陈飞告诉记者,今年暑假,张高峰去当保安,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,“很辛苦,劝他不要去做了。可他说答应人家了不能失信。”

  “有时候为了省钱,他中午都不吃饭。”陈飞和蒋有缘劝了他好多回,都不听。陈飞说,不花家里钱的张高峰,经常还会给自己的母亲寄一点钱,“虽然不多,但让兄弟们很感动。”

  辅导员王云峰说,张高峰做出这样的事情,他一点都不意外。今年5月份,临近期末考试,张高峰向他请假,称老家的一个发小情绪不好,有自杀的倾向,他趁着周末要回去一趟。王云峰担心影响他的考试,本来想着要他电话开导一下对方,但张高峰坚持请假。回来销假时,张高峰高兴地说“搞定了”。